News & Press

Hot News

【#TeamSPHPC】Professor Chris Mok 莫家斌教授

我們熟悉的老師為甚麼會選擇這門學科?他們在工作以外有甚麼消閒活動、遇到壓力時怎樣應對?#TeamSPHPC 系列帶大家走到講桌後,了解他們在課堂以外的生活!


早前中大及港大醫學院聯合研究發現,接種第三劑復必泰疫苗才能提供足夠抗體抵抗Omicron變異病毒株,參與研究的 #莫家斌 助理教授,研究之路原來差一點就與傳染病擦身而過。他又曾經遠赴尼日利亞駱駝屠宰場,發現當地雖然從未爆發中東呼吸綜合症(MERS),但屠宰場職員和駱駝驗血結果均顯示曾經受感染。甚麼原因令他開始研究傳染病?有甚麼驅使他尋訪各地查找傳染病蹤跡?凌晨時份在實驗室工作發生了甚麼事?

Professor Chris Mok 莫家斌教授

Question 1

你的研究方向是甚麼?有甚麼契機令你走上這條路?


我的大學本科是化學,一年級起就已與教授一起做化學研究,原本想畢業後投身化學藥理研究,但由於香港沒有藥廠,這學科在香港發展有限,前途不明朗。直到有天經過香港大學開放日,遇到兒童及青少年科學系的劉錫賢教授(Professor Allen Lau),他負責傳染病研究,討論後發現自己對這一範疇都有興趣,因此膽粗粗展開自己的傳染病研究生涯。當時是2002年,香港尚未面對非典型肺炎疫情,傳染病研究方向大多是針對禽流感,我專注研究H5N1禽流感並到微生物學系深造。前期集中研究病毒學,現時主要負責病毒免疫學,包括疫苗對病毒的反應,或人體受感染後出現的免疫反應。


Question 2

動物傳染病和呼吸道疾病如何引起你的興趣?


動物傳染病和呼吸道疾病的研究,並非停留在基礎病毒層面,而是包含公共衞生概念,從中可以了解一個病對社會和人的影響。我在2017年曾到訪非洲,視察當地為何沒有人感染中東呼吸綜合症(MERS),當時認為如果非洲出現MERS大爆發,危害遠比在中東大地區,因為當地人口密集、醫療水平較低、政治環境不明朗。還記得在尼日利亞的駱駝屠宰場為工人抽血,研究他們的免疫反應和抗體水平,結果發現,非洲很多職業與駱駝相關的人原來已經受感染,但當地未有出現爆發,我們就再查找原因。我們不只看病毒基礎,也會研究病毒對社會的影響。


Question 3

如果可以消滅一種傳染病,你會消滅甚麼?


每一個生物學者都會被問到這個問題,如果一定要選擇,可能會希望流感被消滅,但不是彈一下手指就消滅,而是希望知道消滅的過程。新冠肺炎爆發初期的感染控制措施,很多也是從當年非典型肺炎中學習,我們一直累積以往的經驗,學習如何應對日後的爆發。新冠肺炎、流感、麻疹、天花,很多病毒的傳播途徑相似,如果可以從一種病毒,認識如何消滅其他病毒,要知道的是過程而不是得到結果。即使消滅了一種病毒,例如今日消滅了流感,明天又會出現新的傳染病,所以我們要研究和理解消滅的過程。


Question 4

可否分享啟發你的名言?


大學年代,有一次在電視看到時任科技大學校長朱經武教授的訪問,分享他做研究的經驗,他形容研究工作是有人付錢讓自己做到自己喜歡的事,這樣的工作可以到哪裏找。這句話令我覺得研究是我的終身職業,不會區分上班和下班,研究是我的life。


Question 5

研究或工作時遇過甚麼瓶頸?你會怎樣應對?


在實驗室工作,每天都會遇到瓶頸,每天都有問題要解決。有一次正在三級生物安全實驗室(P3實驗室)做實驗,一直做到凌晨四時,得出的實驗結果居然是陰性,即與當初假設不符,由於雙手都放在生物安全櫃中,我只能用口大叫發洩,情緒冷靜下來後繼續工作。科學就是每天都要面對未知 ,沒有事例可跟循,特別是要重新建立實驗模型,有很多條件要摸索,例如最近的新冠疫苗研究,想了解接種後的T細胞免疫反應,就要進行標準化研究。實戰時與研究論文時並不同,也要接受結果與預期不同。每天都走在未知的路上,因此每天都有不同的問題出現,惟有以平常心應對。


0 views